林桡

情怀这东西真是要命。


告别一座城市是需要勇气的,然而去往一座城市则仅仅凭借我的一腔孤勇。

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。

我曾不仅一次梦到顶着炎炎夏日奔往武汉。没有行李,没有换洗衣物。只有一个斜挎背包,里面一部手机,一个充电器,一副眼镜,少许零钱。
没有朋友,没有亲人,一个人孤零零站在武汉火车站出口。那时已然到了深夜。
后来梦到我在一间名为“蜉蝣”的酒吧里打工,我不知道怎么走到这里的,也不知道是如何留下来的,仿佛记忆被剥离,一瞬间的到达。可我却清醒的意识到武汉并没有名为“蜉蝣”的酒吧。
没有吧,没有吧,没有这间酒吧的任何记忆。
有人推开了酒吧玻璃门时候泛起了一阵尘埃。抬眼望去是一妖娆女子,身着红色露背长裙,同色系高跟鞋,画着无可挑剔的妆颜,及腰长发微卷,拿一黑色的精致包包。
然而她只点了一杯苏打水,坐下的瞬间让我觉得她身心疲惫。
梦到一男子坐在女子对面,昏暗的灯光让我看不清他的面容,只看见他拿着酒杯的手指修长。
我听到女子低低的说了一句:如果当时我们留到上海就好了。
我看见我不着痕迹的笑了笑,摇头自言自语又是一段开花却不结果的爱情。

梦里的时间飞快的流逝。转眼便是大半月。
在酒吧打工的唯一好处便是最容易见到形形色色的人。而我也因此熟识了一个男子。
他是酒吧的常客,每次来酒吧大多是在夜晚十点左右。
他有着凛冽的目光,修长的手指,左耳带着一颗黑钻耳钉。
他常常唤我“小姑娘”。

熟识之后梦醒之前我好像一直在说喜欢他。
“你太不懂得照顾自己了以后我来照顾你好了”
“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毕竟对身体不好”
“嘻嘻我很喜欢你呀”
“唔. 我知道你不缺女人但你缺一个可以照顾你下半辈子的女人”
“我喜欢你你也不讨厌我那我们干脆在一起好了”
“如果说想和你过完一生是爱的话那我好像爱上你了”
“你为什么不爱我呢”
你为什么不爱我呢?我站在不远处看着我在候车厅里静默的坐着,手里拿着一张照片,眼中一片死灰。
而后起身,头也不回的奔向北上的列车。

后来在列车的“轰隆轰隆”声中我醒了过来,眼泪撒了一枕。

我突然想起梦中男子的手指,左手无名指处纹有三个字母,和当初坐在女子前方看不清面容的男子一样的位置,一样的字母。
还有男子对女子说的那句:我可以给你一切,唯独爱。

评论
热度(18)
  1. 白 画 °林桡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玲瓏九重天林桡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林桡 | Powered by LOFTER